首页 热点 资讯 财经 国内 行业 商业 生活 快讯

体验快递员:被“逼”出来的时间规划大师

来源:中工网      时间:2021-08-26 15:58:41

“您好,这是您的快递!”

类似这样的“问候语”,每日在申城众多市民身边响起。如今,上海已经成为全国快递业务量和快递企业总部最多的城市。统计数据显示,共有14万名“快递小哥”、中转仓操作员、调度人员等快递业从业者,在上海的大街小巷里日日奔走,服务千家万户,一年送出的快递业务量高达33亿件。

人们总希望自己的快递能够更“快”些,但很少有人知晓,每一个被最终送至顾客手中的包裹,背后需要凝聚多少普通一线快递员的汗水和艰辛。近日,本报记者就拜师一位普通的京东物流快递员,体验了这些一线职工的日常工作,既真实感受到了他们为了“争分夺秒”背后的“拼劲”,也尝到了这份职业所需要直面的不易。

“逼”出来的时间规划大师

早上5点多,当绝大多数的人还在睡梦中之时,李人好已经准备出门了。

从嘉定马陆的家,到位于普陀区古浪路的营业点,就算是骑电瓶车,他也得花上一个多小时。而下班回到家中,至少也要晚上9点多了。

这是李人好的“作息”,也是京东物流李子园营业点其他17位员工的工作常态。他们每天要接收三大车的货物,人均日送单过百件,多的甚至接近200件,因此对于他们每一个人而言,时间,比任何都宝贵。

“早上的压力最大。”李人好告诉记者,对于快递员来说,中午12点以前可谓是“黄金赛点”,也是他们一天送件中最为“吃重”的时间段,“因为早上来的货物相对最多,而又要在规定时效内完成,这就相当考验快递员。因此,快递员普遍起得很早。”

记者惊讶地发现,这些快递员每一个人都堪称“时间规划大师”。他们工作的一切细节,都是为了去除冗余与无效,从而能为送货多出那么几分甚至几秒。

上午6时30分,第一班送货车来了,海量货物随着传送带倾泻而下,看着足以让人眼花缭乱。然而,对于每一位守在旁边的快递员来说,他们却好似有“天眼”一般,能迅速从中找寻到自己要派送的货物,然后顺手搬运到推车上。

“别傻看,有诀窍。”看着手足无措的记者,李人好指点道,“货物上有一串号码,其中就蕴含着路段的片区信息,例如我就负责尾号004的包裹。”

原来如此。回过神的记者赶紧帮着李人好挑选,然后一股脑地要搬进他的电瓶车货物篮中。没想到,他赶紧制止了记者。

这是咋了?李师傅纠正道,别看每个快递员的货物篮里都堆得满满当当,里面的讲究可不小。

“远件放下方,近件堆上面,大件摆一旁,小件凑一起。”李人好告诉记者,一名合格的快递员,只要拿眼睛扫一下手中的包裹,脑中就能规划出今天配送的路线图,“先送哪个单位,再送哪个小区,顺时针跑还是逆时针跑,心里基本有数。”

“我一天最少能跑150多单,要像你这样胡乱塞一气,那还不得来回折腾,60单都跑不到。”李人好开玩笑道,“这些啊,可都是咱们为了能快一点送货,‘逼’出来的经验。”

一天“爬楼”13公里

路上,李人好的电瓶车开得虽然快,但却算不上“风驰电掣”。大热的天,头盔和口罩也戴得严严实实。

“快递员要抢时间,可不是拿命去换。”李人好出门时再三叮嘱记者,“电瓶车里装了这么多的货,重心也不是很稳,一旦急刹车说不定就要出事。所以得开稳当些,更不能闯红灯。”

但到了小区里,李人好的步伐就像开了“加速器”,六层楼的高度,不带喘一口气,噌噌噌地跑了上去。

爬楼——这是每个京东快递员最为“痛苦”,又必须面对的环节。

“京东对于快递员的要求是始终坚持送货上门。”李子园营业部的负责人杨洁告诉记者,这也意味着,除非客户主动要求,否则任何一件货物都不能放在储物柜中。也正是因此,在京东快递员的送件中,大件的比例高、高楼层的比例高、重物的比例高。

这是最为真实的体力“消耗战”。记者只跟了李人好“扫”了三个门栋号,就已经完全跟不上他的步伐,但此时的李师傅也绝不轻松,大滴的汗水顺着脖子流了下来。

“我经历过最夸张的一次,一位6楼的用户买了6箱桶装水,每箱都是4大桶,我每次力气只够送一箱,上上下下跑了12次。”杨洁曾对记者回忆道,明明是大冬天,他送完这单后,汗水硬是浸湿了内衣,再握上电瓶车车把时,两只手用上全身力气,都止不住颤抖。

李人好说,今天他的运气还算是不错,没遇上杨洁这种超重件,但5、6楼的比例还是不少。

“我昨天送完回家一看,自己差不多走了13公里。”李人好告诉记者,作为一名快递员,他路上都是电瓶车来回,“所以这些基本都是爬楼的步量。”

衣服湿了又干、干了又湿,对于这些快递员来说太过正常了,甚至映出盐渍也并不稀奇。李人好说,别看他爬楼飞快,其实就是凭着一口“气”在拼,等到晚上回到家里时,双腿酸胀得连一步都不想动。

“受累”事小“受气”事大

跟随李人好送货到一半,风云突变,暴雨倾盆而下。

“赶紧搭把手。”李人好来不及披上雨衣,招呼着记者着急把雨棚撑了起来,“这些货可不能给淋湿了。”

高温、暴雨、大风……这些天气,都是阻碍快递员配送时效的“杀手”。李人好告诉记者,其实对于他们来说,最担心的还算是暴雨和大风,前者容易湿件,后者则会严重影响配送安全。但哪怕是遇到台风天大风大雨,只要能出车,快递员依然会奔走于城市之中。

其实,有时最大的无奈,还是来自于客户。

记者在跟随中发现,不少时候,这些快递员的配送不可谓不卖力,但种种来自于客户的意外,会让他们有时不得不做“无用功”。

例如,写的是上午的时效件,可噌噌噌爬上6楼,敲门没人,电话不接。等你下楼了,一个回电来了,轻描淡写的一句——“没听见电话,你就放家门口吧。”

再例如,写的是这个门牌号的地址,可跑过去却根本没人,再打电话,对方回应是,“搬家了,在隔壁一个门栋号。”

而李人好最害怕的还是投诉,尽管这种责难有时并不占理——“我的件呢,怎么找不到了?”

“我们所有的件都是送到家或是门房间的,就算是放在家门口,也是电话和客户沟通过,而且都有录音。”李人好说,但尽管如此,他还是得帮忙去找件,翻出来了也罢,要是找不到,往往就得赔付。

这不,上午来了个电话,16号的一个送件,客户现在致电称找不到了。这让李人好有些啼笑皆非,“送达都快10天了,现在让我去哪找嘛。”

“我们希望大家能更理解和配合快递员的工作。”李人好由衷地说道,“这样我们就能把件送得更快些。”

让“快递小哥”更暖心些

下午1点半,结束了上午的送件,李人好总算有时间开始吃中饭了。15元钱一份,鸡块香肠饭加一小瓶冰红茶,三个快递员凑在一起大口“干饭”,简直“风卷残云”一般。

“体力消耗太大,饿了,吃得有点快。”李人好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,“下午和晚上还得送货。”

李子园营业点的18个快递员,清一色的外省市户籍,最大的已40多岁,平均也有30多岁。近年来,他们也体会到了社会对于其职业的尊重感,“大家现在都称呼我们快递小哥,我觉得这种称谓就是一种肯定。”李人好如此说道。

不仅如此,公司也在尽量为一线职工提供福利,有五险一金,还有比如夏天的高温补贴、防暑降温物品、饮料等也全部到位。

记者了解到,这些“以件计单”的快递员,收入平均是8000至9000元左右,但这往往需要付出每月28天左右的辛苦工作。而大多数快递员告诉记者,他们期盼相关政府部门和企业能出台更多的暖心举措,例如职工宿舍或是公租房就是首选。

“要是能每月几百元租到一间房,那就大大节省了开支。”一位资深快递员如此说道,“我们干起来就更有劲了。”(据《劳动报》消息 摄影 颜筱依 劳动报首席记者 罗菁)

最新文章

最新文章